咨询服务热线

0737-3330000

急诊服务热线

0737-3330120

湖南康雅医院是由湖南省卫计委批准、
益阳市政府重点规划的大型三级综合医院

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,一个不道德的 "废"操作?

2018-12-05康雅医院312

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,一个不道德的"废"操作?


今天,科学家贺建奎和一对双胞胎姐妹走红了网络。来自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对外宣布,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。基因编辑并非这则新闻的唯一亮点,更吸引眼球的是,通过基因编辑之后,她们出生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——一个人人谈之色变的疾病。 

新闻页_副本.jpg

|图片来源:新闻截图|

这个消息刚传出来,引发了一小波赞誉,“科技之光”让人类免受艾滋病侵害的愿景似乎已经有了一个圆满的开端。

但是很快,引来了科普人士以及广大网友的diss。截至发稿,又被122名科学家联名声讨。

为了让大家明明白白吃瓜,春春为大家剖析下其中的知识。

HIV免疫基因编辑婴儿到底是啥意思?

得益于科幻电影和科普书籍,我们对基因编辑有懵懂认识,但是很少有人能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

所以,春春今天先给大家解释一下HIV免疫基因编辑婴儿是一个什么样的“黑科技”。

CCR5是人体的一种蛋白质(细胞膜蛋白),结构正常的 CCR5 蛋白质是艾滋病毒(HIV)入侵人体细胞的主要助攻(辅助受体)之一。从基因科学的角度来看,如果CCR5基因发生突变,其突变体可能有效地抵抗HIV病毒感染以及延缓艾滋病病情的恶化。 

确实有不少科学家在进行相关研究,但是真正进行人体实验的,贺建奎团队是第一个。 

贺建奎团队将体外受精的受精卵进行基因编辑,将CCR5基因的32个碱基“阉割”,形成CCR5△32突变型,以期HIV病毒不能进入宿主细胞,携带该突变型的宝宝,长大后能够天然抵御HIV。

这听起来是不是棒棒哒,新闻报道也给人一种该技术百利无一害的feel。报道称:

“相关研究信息显示,CCR5△32 缺失的个体拥有正常的免疫功能和炎症反应,能对多种病毒感染表现出显著的抵抗力。也就是说,通过对 CCR5 进行基因编辑或将有效阻断霍乱、天花或艾滋病的感染。” 

贺建奎也在视频里对全世界宣布:“这样我们就拥有了一个完全健康的宝宝”。


33344_副本.jpg

|图片来源:梨视频截图|

“完全健康的CCR5△32宝宝”也许是不切实际的期盼

但遗憾的是,贺建奎在视频中的宣称并不负责,铺天盖地的报道也并不严谨。CCR5△32宝宝会面临以下两个重大难题。 

1. 技术的不成熟导致的未知后果

编辑CCR5基因使用的CRISPR-Cas9技术并不成熟,脱靶率很高,也就是会编辑错地方,敲掉某个基因的同时有可能一个不小心把其他基因也敲掉了。

对人体来说,这种错误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,还未可知。

2. 敲掉32个碱基,CCR5变得“不安全”

即便基因编辑技术成熟了,敲掉CCR5上的32个碱基对就安全吗?

春春在PubMed医学数据库一搜索,就得到了和报道内容背道而驰的结果。据不完全统计,我们已经可以看到CCR5△32的基因型可能会带来以下4个不利后果:

  • CCR5△32可能会显著影响宫颈癌的早期发展;

  • CCR5△32 可能是多发性硬化的一个易感因素;

  • CCR5△32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易感因素;

  • CCR5△32导致心血管异常。

 500px-CCR5_Protein_副本.png

|图片来源:bing.com|

让宝宝携带HIV免疫基因,有必要吗?

实际上,只要洁身自爱,科学啪啪,并不是每个人一生中HIV的风险都那么大,也就是说我们大多数人不需要这项技术。

而且即使是母亲为艾滋病患者,只要通过药物降低母体HIV的载量,是可以有效阻断母婴传播的,成功率高达95%,效果已经非常好了。

所以,让孩子天然抵御艾滋病毒几乎没有必要的“废"操作。而实验中的两个孩子,在之后的生命中可能遇到的副作用却是难以排除的。

这也是122名科学家联合声明,强烈谴责这项研究的原因之一。

更何况,该研究未经过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进行人体基因编辑尝试,更是备受科学界诟病,被称为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。


上一篇:癌症疫苗研制成功!以后是不是再也不用怕癌症了? 下一篇:得了冠心病,我该怎么办?